木瓜小说 - 成功人生从此开始!

木瓜小说-言情小说-校园小说-都市小说-熟女小说

旅者与女族长

时间:2019-07-03 22:04来源:匿名用户 作者:秩名 点击:
当我骑着心爱的马儿越过高原时,唯一让我牢记的是那猛烈而冰冷的狂风,因此我必须用黑色头巾的一端将整个脸遮住,只留下眼睛。在这高原的顶端,如同沙漠一般的荒凉,正是因为
当我骑着心爱的马儿越过高原时,唯一让我牢记的是那猛烈而冰冷的狂风,因此我必须用黑色头巾的一端将整个脸遮住,只留下眼睛。在这高原的顶端,如同沙漠一般的荒凉,正是因为高度及烈风使得这里是寸草不生。往北走远远的可以看到一座叫做「彩虹岭」的山丘,在季风吹拂的季节,每当风儿停歇时,山丘上便被覆盖着优美的彩虹,这也是山丘名称的由来。  当在背后的太阳渐渐落下,我开始担心要在那儿过夜;我自己倒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我那忠实的爱马蕾妮(蕾妮在我们的语言是皇后的意思),在这几年中,我骑着她无畏的东荡西闯,但是你总不能骑着又饿又累的马蛮干吧?  这附近根本看不到一间房子或帐蓬,我虽然并不害怕,但仍然有些担心。突然间,在远远的地方,我看到在一块黑色巨岩上,有一些轻微的动作,我指引着蕾妮往那个方向骑去,大概经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接近目标了。从远处看原本像是一片暗红色在空中跳跃舞动,当我来到近处时,发现是一位穿着暗红色的人,没多久我已可以看出,是一位女子空着深红色的背心及长裙,同时留着黑色的长发  在黄昏里赤红的夕阳余辉中,她看起来如同火焰精灵。这块黑色的巨岩,原本从南边看似乎难以攀登上去,当我绕着巨岩骑着,发现在西北边较低,应该可以轻易跃上,我在这个位置让蕾妮停下,然后指引着她奋力一跳,来到了这位女孩子站立的地方,猛烈的强风令她黑色的长发与长裙同在空中飞舞,因此女孩子这时候正忙着压下她的长裙,以免里面黑色的底裤走光。  「我是威硕,我的马儿蕾妮和我需要地方过夜,在这附近有没有住家啊?」我很和霭的问她。  「我是甘泉」她略带羞涩的回答,「我们是本地的土著民族,我的母亲是族长,我们的房子就在附近,我带你去看看,是否可以安排你在此过夜。」  我环顾四周,在附近没看到任何房子,无论如何,我持着蕾妮的缰绳,跟随着甘泉的身后。一条很窄的小径一直通到山的西侧,当我们走下山时就看到几个山洞,很容易就看到甘泉母亲的山洞,它不仅位于正中央,而且开口比其它的洞居都要来的大,而且在洞口的雕刻也十分精美。  甘泉的母亲是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士,非常美丽,但是非常健壮也非常能干,她在洞口迎接我们,而且满脸担忧的样子,看到爱女归来,她的第一句话是:「感谢众神,甘泉妳回来了,我非常的担心妳,太阳都快下山了。」接着往我身上打量了一眼说:「这位年轻人,你是谁啊?」  「我是一位探险者,夫人,我的名字是威硕,我需要一个地方好让自己的我的马儿蕾妮休息一夜。」我躬身向她致敬同时回她的问话。  她一听之后展颜一笑,吹了一个响哨,立刻过来一位仆人,她指示他将蕾妮带下喂饲料及过夜,然后请我们进入洞府。  在我进入洞府前先环顾四周,很明显的为何他们选择山丘的西侧,而非在山顶定居,因为这里是背风处,因此可免于烈风之侵袭。经过一扇厚重的木门后来到一个中庭,底端则是几间小房间,而一架木梯则通至上层的阁楼,从陈设看来是一间卧房。  这个中庭是全家的起居、餐饮及游戏的房间,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位中年的男性,看起来瘦弱又跛脚,甘泉的母亲介绍说,他是自己的丈夫拜哈打,她同时告诉我说,他曾经是本族的族长,但是与邻近敌族的宿仇及不断的争战,使他受伤无法控制右腿的动作,从此以后,甘泉的母亲莎薇翠。德威取代他成为新的族长,她十分胜任这个领导的工作,而且很快的便摧毁敌族为丈夫的失腿报一箭之仇。拜哈打在与我见礼之后,很骄傲的告诉我,莎薇翠不仅勇敢,而且十分的慧黠狡滑,有关这点是令人又爱又怕(这要看你站在那一方而定),因此被这一带的人称为「狐狸」。  甘泉用陶罐倒了一些温水让我洗手及洗脸,然后他们给我一杯此地的佳酿,用米发酵做成的叫做「超力」,我浅尝了一口,正在品味赞美它的气味及强度时,一位年轻的男孩跑了进来,他也是穿着本地的服装,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夫人,我到处都找不到甘泉。」正好甘泉从厨房过来,男孩像松了口气的叹息说:「啊,我的姐姐,原来妳在这里,我到妳常去的地方找了好久。」  接着他突然注意到我,他的眼睛发出光彩,可爱的脸上写满了稚气,他很惊奇的张着嘴,而莎薇翠告诉他说:「他是威硕,是一位探险者,将会与我们共渡一夜。」  稍后全家每个人都围坐在桌旁共进晚餐,同时以超力美酒佐餐,我发现全家人,包括拜哈打在内,对于莎薇翠都十分的恭敬,每个人都称她为夫人,因此我也跟著称她夫人,而这位男孩子的名字则叫做酷诺。  晚餐过后,他们引导我到阁楼那层夜寝,我爬上木梯看到一张粗糙的木床,几只泥制的大小瓶罐及一大袋的豆子我解开头巾,衣裤也没脱就倒在床上。  没多久我听到木梯传来了吱吱声,一定是有人带上来温羊奶给我,依照传统这是提供体力丧失的旅行者,以重新获得体能及精力我暗暗祁祷是甘泉带来羊奶,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甜美又惹人爱怜,我真希望能在入睡之前看她美丽的脸一眼。  事与愿违,上来的却是族长莎薇翠。德威,她用双手捧着一个大铜杯给我,同时说:「我在里面加了糖。」我从她手中取过杯子然后谢谢她。  她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说:「有任何事我能为你做的?」这个意思是再清楚不过的,在这个区域的许多民族有这种习俗,会做任何事情,包括提供性的欢娱,令他们的男性客人满意,是的,在家族中的任何女性,无论己婚或单身,会想要拒绝男性访客的性需求,他们相信若是让一位客人不高兴的话,她们会受到众神的咀咒,远来的客人被认为是众神的亲临!  对于莎薇翠这种直接的邀请,我不需要感到羞耻也不必怀着歉意而推辞,因为这是身为族长的她,亲身来提供服务。首先,我知道推辞这种邀请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族长的邀请不是那来开玩笑的,而是应该被视为命令。第二,就如同我所说的,她看来非常的美丽高贵,十分的健美有力,与这样的对象做爱,一定是个难得的经验,第三,我知道她来此做出邀请一事,她的丈夫及子女甘泉和酷诺一定都知道了,若是没有任何动作就让她下来,对他们而这就是排斥他们尊敬的妻子及母亲,必须会对我这位陌生访客充满怒意。  不过,我仍然有些怀疑,为何她亲身上来,对我这么个只过一夜的客人提供性的服务,身为族长,她可以轻易的要求甘泉过来,我委婉的问她这个问题,莎薇翠接着以平静的语气告诉我:「拜哈打曾经非常有活力而且勇敢,当敌人以欺骗的手法将他的腿弄残时,也将他的生殖能力破坏了,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不曾和任何人做爱了。」说这些话时,她不带任何自怜或找借口的语气。  听了这些,我不再犹豫,将她接近自己然后吻上她的唇,这是件我仰慕的女性,她可以控制整个族人但是了解她必须为自己的情欲找一个渲泄的管道,而不是在那里自暴自弃。我用双手盖着那对丰满的乳房,她的体格十分的坚韧,那对乳房也不例外,十分坚挺,她手轻轻一拨衣上的暗扣,整件袍子就落于地面,整个人赤裸裸的站在我身前。  首先让我赞叹的是她的身体是那么的美,在微弱的油灯下,莎薇翠看起来像是一位女神,接着我则注意到她很快的从族长的角色,转变为一位性感的女人。不像我曾经上过的任何女人,她掌控着一切,然而当她将手伸到下方轻握我的阴茎时,则是充满着女性的优雅,她解开我的战裙拉下去露出我的内裤,透过轻薄的布料抚摸着里面充满情欲的勃起,她感叹的称赞说:「难怪你的名字叫威硕,真是名副其实啊。」  我再度的用双手搂着她,充满情欲的在她唇上、脸上、眼睑及耳朵上落下无数个吻,另一方面,在真实的人生中虽然我是位探险者,而在当下莎薇翠更像是在探险,她将有力的手伸入我的内裤,挑弄我的阳具,先是在那龟头上,接着轻抚着阴囊,一面充满感性的轻声呢喃着:「经过了那么久的等待。。。但是等到你就值得了。」  我将脸埋在她美美的乳房间,吻着丰硕的乳峰,轻咬着乳头,接着用双手将双峰挤压在一起,这样就可以同时吸吮那对像箭簇般突出的可爱乳头。  经过了一番的抚弄,族长的权威回到了她的语调中,她指示着:「现在骑上我,威硕,让我成为一个女人。。。」接着又想了一下做了修正:「让我再一次成为女人。」  我将双膝跪在她那强健的双腿间,用龟头在她的阴户间磨弄,她将双腿张得更开,在我轻施压力之下,她的阴唇张了开来,彷佛欢迎我的侵入,亲爱的读着们,若是你们认为一位强健而能干的族长,应该不会在床第间充满诱惑的呻吟,那么你得要来见识见识这晚的莎薇翠!她用一种低沉而感性的方式吟唱出她心中的愉悦,使我对她的征服变成了两人共同的出征,我不需要花力气将阴茎推进她深处,反倒是她一吋吋的将阴茎吸了进去,当尽根而入时,她再度的感叹:「真是好久没有这样了,威硕,这种感觉如同在天堂。」  我伏在她的身上,嘴唇在她湿润的乳尖上游移,同时体验阳具在一位族长蜜穴的感受。接着她又发出了一道命令:「现在干我!」接着似乎又想到什么,再加上一句:「请。」  「是的,夫人。」我以那种调戏的口气回复说:「妳所说的对我来说就是命令。」  开始时以缓慢的试探方式抽插,她弓起背来应合着我的每一次深入,在插入时她会用阴唇猛力的挤着阴茎,彷佛她想要我插得更深,如此一来,虽然她躺在下面用承受的姿式,但是仍然控制着两人做爱的节奏,我先让她主导一阵子,但是很清楚没多久我就会取回主动权,我开始深深的猛突硬插,阴囊一次又一次的搧击着她的臀部,她的双手紧抱着我的裸背,指甲深深的埋入肌肉中,令人怀疑在狂乱中她会不会刺出血来!  我闭上双眼,想象着自己正骑着我的马儿蕾妮,在空旷的山顶上在风中飞驰!朦胧之间听到女神诱惑又期盼的声音:「射在我的深处,威硕。」我回过神来,知道是莎薇翠的声音,然而我也知道从下身传来的舒爽感让我再也忍不住了,即使是我的性命悬于其上,最后一击深深的插入后,一股阳精奔腾而出,莎薇翠发出欢乐的尖叫,一半是为我而欢唱,另外一半则是叫给下面的丈夫及子女听的,以呈现她的凯旋成功。  完成对远来客人性的服务后,这位尊贵的族长离开了。稍后,我可以想象她躺在丈夫的臂弯中,骄傲的告诉他,自己是如何努力的维护着族人的传统,服侍客人如众神一般。很明显的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我很确定他感谢她这次为维护统所做出性的付出,就如同当年她为他杀敌报仇后,他的内心充满着那份感谢一般。  第二天早晨,吃完了丰盛的早餐,我向这家人告别。拜哈打将我叫到一边,以传统的土著民族方式表示:「感谢您亲自造访我们,我希望您能感受到我们的热诚的款待没有缺失,若真有所不足,我希莎薇翠在夜里做了充份的补充。」  我向他保证,他们全家人做得非常的好,众神对于他们的做法会十分的欣喜,我最后加上了一句赞美:「莎薇翠真是非常的好,你应该以拥有这样的妻子为荣。」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闭
关闭